Sunday, June 26, 2005

明光社的眼睛

明光社因民間人權陣線決定以同志團體行在遊行隊伍領頭而聲言杯葛七一遊行,發表文章表明立場,該篇刋於明報的文章內容不但以偏蓋全,聲聲說同志團體騎劫七一,最後更有不輸於土共水平的推測:懷疑民陣中人已滲入同志團體成員受其操控!(詳見明光社蔡志森﹕民主是最大公因數)

他們眼中就只有同性戀?明光社的敏感度一向別有一格,只要他們覺得大逆不道的事就大過天,若繼續存在一定快要世界末日似的,令我想起了宋朝眾腐儒的"濮議之爭":

[宋仁宗無子繼承皇位,收養了異母兄的孩子,並把皇位傳給他,就是英宗。宋英宗親政後,同樣要求推尊本生父母,引起群儒的爭議。歐陽修與韓琦對此皆持贊同態度,並援<<禮>>為據。但司馬光和程頤卻表示反對。程頤三十二歲時,曾為中丞彭思永代筆<<上英宗皇帝論濮王稱親疏>>,大意說:為人後者不得顧私親。因此英宗當以仁宗為父,與本生父的關係當改為伯侄。認為這是"天地大義,生人大倫"、"苟亂大倫,人理滅矣。"程頤還認為英宗若執意尊本生父母,只是私孝,不合天理。身為一國之君須以國為重。]- 節錄自中國思想史研究通訊

眾儒生還有更精彩的表演,既上書又絕食又長跪不起的,好像英宗尊誰為父母會影響到國家存亡,當時儒生們勢力正盛,但他們眼中就只看見如此芝麻小事,不理宋軍正被西夏節節敗退,領土漸失,死人無數!

明光社的眼睛究竟怎樣看世界的?幸好現代社會接納不同作風共存,且容許人人有獨立思考,幸好明光社不是當政的...

香港獨立媒體:《保衛一種不背棄弱勢社群的民主運動》聯署行動--支持同志七一繼續牽頭

--------------------------------
分類:不分類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