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iradio.net/images/action/124_hiradio.html

Monday, October 31, 2005

病gag(絕對"呃"post文)

中學時讀蘇秦拜相,最深刻的不是什麼"前倨後恭"成語典故或合縱連橫之妙(一點都不妙,看現在的聯合國),而是"形容枯槁,面目黧黑"一句!只要本人一病,此gag必出!這幾年更是"gag符其實",年紀大了,病也病得"樣衰"過人...

蔡瀾說過,年紀輕時互相介紹男女朋友,年紀大時互相介紹醫生...哎哎哎,已經開始了(Jumbo呀媽你知啦),我老人家以後要倚老賣老,再臭屁一點,源源不絕輸出"無建設性批評"

- by午夜一時未睡之無聊病人。

Tuesday, October 25, 2005

香港果然超英趕美 - 古惑天皇一案有感

古惑天皇侵權罪成下月宣判

網摘:法蘭西隨筆:法律人與科技焦慮:從KURO案談起(論P2P業者飛行網Kuro被控違反著作權敗訴案)

香港果然是國際大都會,超英趕美,和台灣並駕齊驅啊。

很想再對此案及P2P的發展再作評論,待搜集多一些資料再寫。現在且Draft低幾點感想了:

- 利用P2P作生意,香港娛樂界還不敢,他們是"跟英跟美"的,何況還未有成功個案?

- 香港沒有發展科研,而且娛樂界銷售態度保守,不願投放金錢研究,再者香港市場太少,背靠內地賺錢則前景甚險。(哪兒才是萬"種"-BT seed之源)

- 賣唱片較能把握實際利潤,而且香港娛樂界發展畸形,明星通常歌影視三棲,出唱片已成主要宣傳手法來抬高身價及維持知名度,唱片內多首歌曲及贈品均可作捆綁式推銷,豈可放棄?

-利用P2P銷售只要管理/操作得宜,marketing出色及user-friendly,其實是甚有經濟效益的强大database及散貨方法,因database會由顧客羣一手包辦。情況等同大學科研,有錢的就買台超級電腦推算數據,亦可聯合世界各地電腦用家下載software用閒置時間幫忙推算。(參考:How label-backed P2P was born)

Monday, October 24, 2005

有無搞錯?

已經戒了免費電視台的劇集好久(之前只為<<大奥>>破戒),但母親大人會看,最近經過電視前看到了"TVB 38周年三線臺慶劇"廣告,衝口而出:有無搞錯?

<<胭脂水粉>> – "翻抄"豪門恩怨式劇種。
<<阿旺新傳>> - "翻抄"舊劇。
<<佛山贊師傅>> - "翻抄"功夫片。

38年毫無寸進,只會翻抄再翻抄,幾條"橋"抄到熟抄到爛!

不過TVB在免費電視界獨大(至少,在香港市場如是),而且"有怎樣的觀眾就有怎樣的電視台",不思進取,其來有自。

不過,有創意既賺錢又得民心又如何?身在鐵幕國家,官台一把掌拍下來,又得另尋出路。
湖南衛視明年停辦超級女聲
"超級男聲"被勒令停辦

***********************************************
蔡子強﹕委任制難洗投桃報李嫌疑
吳志森﹕能啃下殭屍復活的政改方案嗎﹖


對於政改,還在觀望,只想說: 表面上改了,真實依然是翻抄,乞票非乞,只是委婉式威脅 – 你要改就只能這樣改,要不拉倒!

果然是強政勵治!

*******************************

主流媒體與政治都不思進取。

香港,"翻抄"之都。

Wednesday, October 19, 2005

電影發展委員會 - 點解無陳可辛份?

蘇澤光任電影發展委員會主席
各非官方委員的簡歷

在聽光明頂,在講電影發展委員會。

想起旅發局,大而無當,睇住份非官方委員名單就覺得好險,印象中這班人只識北望神洲,黃佰鳴之流完全與現代電影發展脫節(近年出品真是慘不忍賭,與其常任拍擋高志森一樣off哂beat - 就為了遷就內地市場!)施南生只識賴BT,還有林建岳少爺,其他的就是商家發行商,至於方和律師 - "對電影融資有濃厚興趣"...只有興趣?

即係咁,我覺得,論視野論執行力一個陳可辛一間Applause已經"殺哂",人地早就認識如何融資有道,如何拿揑市場,部部戲有賺、計算精準得來有質素、有創意!

人地面向嘅市場係Asia-pacific!

點解無佢份?

不過寧願佢無份,好多有能之士一入/近官門就發神經...

這個會,恐怕又係花瓶兼伸手黨...

香港電影資料館舉辦過的:泛亞洲製作的前瞻
About Applause

Saturday, October 15, 2005

打官司要錢,持續居住公屋要錢,在香港真的無[很多]錢不行!

慳儉夫婦上訴失敗公屋不保 六旬關伯﹕啲官不明白低下階層困難

沒學過法律,只好猜想一下上訴官的思維:為何認為關伯早出晚歸及在妻子僱主家中吃飯、洗澡、洗衣服全是「藉口」?因為兩夫婦仍有收入足以儲下十萬元,有能力負擔公屋以外樓房的租金,所以關氏夫婦只是以種種手段利用公屋平租去儲錢?

租户必須持續居住於承租單位內的條件之所以在租約條款上,是為防止有人濫用房屋資源,但關氏夫婦有何濫用之處?他們證據充份 - 有妻子僱主、鄰居的書面證供,妻子之工作只是臨時工,僱主並無明言長期包關氏夫婦食住或使用其電器,關伯亦確實在外長時間工作才回家,若上訴官認為書面證供不可信還有理由,但判訣只認為所有證據皆為藉口,如此自由心證,令人費解。

關伯沒錢請律師,申請法援亦被拒,刻苦慳儉(連休息一天花時間找人幫忙上訴也不願),積蓄是兒子大學學費和棺材本,迫遷至中轉屋可能被迫退休(中轉屋位置偏遠,即使在短時間內重獲發配單位,地區亦可能不方便,何况停業多時,檔口及生意之後可還在?),只好動用積蓄,用盡後只得申請綜援,到時又要背負某些人口中的"騙綜援"之名。

上訴官究竟在想甚麼的?此判決令兩夫婦不能再為兒子儲學費,可能被迫用盡積蓄、失業、失去自食其力的自尊。迫人拿綜援,誰在濫用資源?

本文不免有感情用事之處,是在抑壓憤怒的狀態下寫的(今早某同事已被我扯着嚷了一陣)。打官司要錢,持續居住公屋要錢(去"營運"屋內的設施),在香港要安樂過活真的無(很多)錢不行!要不就山窮水盡之時才"籍得"獲援助,但又得面對種種審查。

他們還能做什麼?我們又能做什麼?會否有議員相助?想到此便懷念"風波裡的茶杯"時代,要是關伯放棄上訴,這段新聞恐怕很快會被煙沒。

Monday, October 10, 2005

大腦閉塞中的吶喊

思存說:超時工作令人無暇兼顧其他,大抵有利於社會"穩定"。

我說:不定時工作也有同樣效果。

由九月開始少了兩位同事, 我的工作時間便不穩定起來,超時工作只補假不補水,情況就是:這星期多了工作時間,下星期又少了,再下星期又...一個字 - 亂。

所以說,不可單以福利為基準評定是否良好僱主 - 一邊花小錢增加福利在外顯名聲;一邊卻削减人手,同事都會自我約束盡量不休假(我大部份的同事都很有責任感的),縱有福利也無福消受。

如這個貌似很好的政策 - 紡織業輸勞 政府料增5000本地職,要小心應付 - "魔鬼就在細節上",僱主耍無賴在細節的暗位上,要保障本地員工,得議定精密的監察機制。

即使大腦閉塞,依然容易激動,非要吶喊幾聲不可!

雖敗猶榮的農村民主戰
"雖敗猶榮"!多狗屁不通的題目!是人神共憤疼心痛疾首才對!

村民不依法 有理變無理
依法辦事?!是誰以權力相脅武力相向?誰才是無法無天?

China activist is attacked by mob
太石村不明暴力襲訪客 湖北人代被毆昏迷生死不明
農民維權人士"可能被毆打致死"(BBC中文網的報導最多支節)
"本傑明說,他和翻譯後來也下了車,並遭到搜身。"他們找到了我的中國記者證。他們叫道:'你們這些外國人把太石毀了。你們老是寫這裡的事情,結果所有的投資都跑到新的工業區去了。'"

- 你們老是做這種事情人家才會寫! "所有的投資都跑了" -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難怪溫家寶胡錦濤依然要步步為營鞏固勢力 - 地方政府根本不聽他們的!

因初時太石村村民的成功,這件事才得到國際關注,之前已失敗的同類事件已成"平常事"了。

現在的內地傳媒見勢色不對,已噤口不言...

神六初步敲定周三早上發射
哪管你射到火星也罷,這種政府休想得到本人一絲一毫尊敬!

11/10 Update:今天從inmedia收到了消息:呂邦列原來只受輕傷!雖然重傷輕傷對太石村事件的惡劣本質沒影響,但衛報記者乘勢亂寫,令人齒冷!

延伸閱讀(inmedia轉載):
***請求幫助 請求救援***—— 艾曉明答記者校友的一封信
艾曉明:我鄰近的太石村
太石村民團把呂邦列打致重傷!
梁文道:不用你民主 只要你正常

Tuesday, October 04, 2005

明光社教人權 - 名不正言不順!

教師絕食抗議明光社教人權

熊一豆處得知此消息,好驚,不是驚有人絕食,係驚明光社居然去教人權!

任何組織搞training或workshop時不免有立場,如環保組織會以環保作焦點,社工組織以扶助弱勢社群為主議題,但人家至少名正言順,明光社又何時變成人權專家了?!

急忙看看明光社的網頁,哪個「人權教育」課程詳情的引言:

"明光社認同人人生而平等,政府更有責任以教育,甚至立法的方式消除社會上各種形式的歧視和不公義的情況。可惜,隨著自由化的大趨勢,人們只重視個人的權利,而忽略了個人對社會的責任和義務,爭取極端自由化的人士每每以高舉「人權」來衝擊傳統的社會制度。為此,明光社希望藉著舉辦此課程,讓教育工作者真正認識「人權」的真正意義,指出曲解「人權」的意義可能會導致更多社會問題,從而找出一個平衡點。"

當中只用一行半字說支持眾生平等消除歧視,卻用了四行半字說有人曲解人權,導致社會問題,重點何在顯然易見,我要說句土共語言了:

- 有人別有居心呀。(他們當然覺得自己正氣滿腔、當仁不讓...)

名不正言不順,他們會灌輸教師們哪門子的人權教育?

教統局是否發昏了?難道是因...明光社支"標"最平?

延伸閱讀:
熊一豆:教統局予明光社教人權﹗ - 附眾多討論
Miss lee in Summer:明光社又來啦! - 教師觀點
香格里拉: 怪事年年有,呢期特別多!
Inmedia:哎呀我唔明呀 - 問你死未,原來課程已經辦了幾年,政府要就824裁決上訴之餘居然話我地聽:肛交不是性交行為...

Monday, October 03, 2005

電車男Vs王家衛

警告:王家衛迷不宜觀看

前兩天放假在家一口氣煲完日劇電車男,看着哪些在毒男版上的碎碎唸,忽然無厘頭地想:我真的不喜歡王家衛。

王家衛的電影,很多人都說高深難懂,某些影評人更為電影作深層分析,什麼象徵/主意/符號學都跑出來,捧得神一樣高。

電影的表現力(如美術、攝影、分鏡、佈景、剪接、服裝)和劇本同樣重要,一套爛劇本若有好的台前幕後,加上出色導演調度,往往充滿魅力,王家衛電影的台前幕後固然出色,但我認為眾人對他的電影質素過譽!

尤其當有人說高深呀,不明白呀的時候,我就激烈反對:他要說的道理人情全都在角色獨白內呀!究竟哪兒難懂了?

他的劇本,對我來說只是一堆的碎碎唸,碎碎唸當然可以很吸引人或發人深省,老生常談的道理也可表現得很動人,但他電影內的碎碎唸有時囉嗦得很,甚或"畫公仔畫出腸"得令人哭笑不得!

以<<東邪西毒>>為例(本人認為此片是最難以忍受的一套):

"黄药师(旁白):
前不久,我遇到一个人,她送给我一坛酒,她说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不管以前干过什么也会全忘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我喝了之后发觉真的很有效,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黄药师(旁白):
没多久,她就病死了。临死之前,她把一罐酒交给我,要我交给那个人。她希望欧阳峰可以忘了她。人家说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从那年开始,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唯一能记住的,就是我喜欢桃花。
欧阳峰(旁白):
立春之后就到了惊蜇,每年这个时候,有位朋友来看我。但是他今年没有来。没多久,我收到一封白驼山的来信,我大嫂在两年前的秋天,因为一场大病去世了。我知道黄药师不会再来,可是我还继续等。我在门外坐了两天两夜,看着天空不断的变化,我才发现,虽然我到达这里很久,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沙漠。

以前看见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我是孤星入命的人,从小父母早死,只好跟哥哥相依为命。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因为这个原因,我再也没有回去,其实那边也不错。可惜已经不能回头。我的命书里说过,夫妻宫太阳化忌,婚姻有实无名,想不到是真的。
那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喝酒,就喝了那半坛“醉生梦死”,好象平常一样,我继续做我的买卖。
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驼山。我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和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反而记得越清楚。
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会做同一个梦。没多久,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天呀!你要告訴人家醉生夢死態度之中藏着的痛苦與無耐,也不用連酒也叫作醉生夢死呀!即使是玩笑!

台前幕後如何出色,也掩不了令人頭皮發麻的感覺。私心以為,王家衛的電影哪套獨白越少,越有神采。(所以才說<<東邪西毒>>難以忍受,角色即使有對話,其實都是在自說自話,亳無交流 – 實在忍受不了一堆死心眼角色不停擺姿勢喃嘸!)

容我膚淺,寧願去看電車男和眾毒男的碎碎唸好了,至少沒人會把淺白的對話再作什麼詮釋,公告天下訴說如何偉大經典...

**************************************

今天看<<明報>>林超榮說若有恐佈份子劫機,個半小時後撞白宮,旅客可揀最後一套電影看的話,必定揀王晶的無厘頭片,因大限已到無謂多想云云。

我才不會呢,一定揀藝術片,還要力邀該班恐佈份子同看,看得他們發昏,旅客們就可還擊了...

以上<<東邪西毒>>台詞出自:王家卫电影台词精选
阿唯管家 部落格:電車男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