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9, 2005

認為言論自由收窄了,是否太敏感?

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認為言論自由沒有收窄?很同意作日吳靄儀在明報所說的 - 因為我們長期生活在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下,不相信言論自由就這麼容易沒了。

我在推介The Gift of Fear一書中曾說過:

“連環殺手到真正犯下駭人案件前必然經過"練習"階段,如屢犯傷人/非禮/禁錮等小罪,有很多連環殺手/變態者被捕時同社區的人都說他不像啊,平時都是個好好先生...其實先兆一早已發生了,只是人們不信直覺、感不妥的話便立即否定為胡思亂想不欲寃枉好人,又或不信將會發生如此恐佈的事而把問題簡單化。”

一理通、百理明。最近發生的事不就是先兆嗎?沒感到不妥嗎?

同意言論自由收窄了的決定,並非單從直覺而來,而是事件本身已不尋常。

一些學者/文人/政界中人說,很多人仍有平台暢所欲言,認為所謂"言論自由收窄了"的人只是神經過敏,將名嘴封咪,港台停播賽馬等事件政治化。

那麼請回答,為何朱培慶要躲躲閃閃瞞上瞞下,不認早就與政府有協議停播賽馬,結果要曾俊華"踢爆"?若只是為了資源問題,播賽馬所花的支出只佔很少比例,為何偏要選賽馬?是牛刀小試還是純因曾特首的喜好?港台既有編輯自主權,為何政府可公然"指揮"港台應播"小眾節目"?這次長官意志顯然凌駕於港台管理層;黃毓民為何在7月1日後才被炒?湛國揚又犯了什麼錯?因為只要有這種監製在,"兩支咪"時代嚴厲鞭撻政府的風格難免死灰復燃?

至於黃毓民及鄭經翰,個人不認為他們等於言論自由的化身,但自他們消失在大氣電波後,綜觀各媒體,沒有人有能力足以嚴厲監察政府,及對社會活動有動員力量。引用思存Sidekick那兒的話:

“作為個人, 黃或鄭並沒有因此被褫奪身為公民的言論自由, 但失去了平台後, 對於聽眾來說, 主流媒體上的確是沒有了一把聲音 (雖然我也並非他們的忠實聽眾)。

我們像是越來越習慣慌言了, 或者早已經認定, 跟權勢作對沒有好下場是正常的事。”

洪清田曾籍今年七一說過香港人的特性:

"不顧現實,不計策略,分化吵鬧,十足一盤散沙;組織渙散,新手上場、經驗不足,但也為將來作準備,及早換代、新陳代謝。但一旦形勢有變,最後的最後時刻到來,香港的多元開放自由散漫力量又會發揮出來,極少人拉頭,或不必任何人組織,大家會不約而同走出來。89年六四是這樣。2003年七一也是這樣。"

等到"最後的最後時刻"到來才覺悟,會否太遲?

--------------------------------
分類:不分類評論

2 comments:

Duke of Aberdeen said...

好文章,認同你的擔憂。

stackey said...

淨係白色恐怖都嚇到d人ng敢出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