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5, 2005

對思存引用的"中六生李嘉燕小姐談六四事件"之過長感想

下文是trackback回自己在思存的"不想膚淺,未敢客觀"的留言再稍為修改及加長而成的。請在看下去前先click以上的link去看一看思存所引用的中六生李嘉燕小姐之文章。

-----------------------------------------

個人認為如李嘉燕那類學生狀似成熟, 其實缺乏主見與獨立性。若非親歷其境或主動搜集多些資料再思考, 很容易被一些"貌似有道理"的話說服, 特別當那些理論是由權威人士說出, 他們便乾脆"西瓜靠大邊", 全盤傾向該似是而非的繆誤了。

他們很容易被那些"大局為重"呀, "理性持平"呀, "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呀等等堂而皇之的道理說服,卻沒有想想重心是在事實上而非道理上。

大局為重/理性持平等大道理在字面上看是合理的,但也只是空泛名詞罷了,理應因事制宜,去確定什麼是"大局"("大局"不見得只屬有權者單方面的穩定 - 難道只要他們"穩定",便一定能拯救世界?)理性持平又是什麼?(喂,難道什麼意見也不表達就叫理性?那麼軍隊"理性地"服從上級命令去殺人就很合理?)

至於"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可以說任何事件都有很多層次,但並不一定等於有陰謀,"成人世界"當然有很多黑暗面,但有時事件的起因及過程會意料不到地簡單、殘暴與荒繆。

多年前在看一個七一遊行的特輯時, 其中一個受訪學生說: 遊行的人該冷靜理性, 不要受人利用, 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之類的...我當時就想: 這位小妹妹不知讀過二次大戰史沒有?德軍殺猶太人也很冷靜理性的, 把他們分類囚禁, 進毒氣室時給排好隊洗好澡, 殺完後把死人身上"有用"的各部分(如頭髮)剝下來以造成其他製成品 - 一切理性, 冷靜, 有組織。但殺人這回事卻是不合理的!

殺手殺人也貌似道理充份, 他只是受雇的, 殺人時也很冷靜, 主使者當然有罪, 但殺手的罪如何介定?

那些學生不明白, 事件不是隨便附以一個道理去解說的, 也不是說通了其中一點便等於說通了整件事。

假大道理而行邪惡之事,雙手沾滿鮮血來騙你說自己是多麼無奈,一面說只要犧牲"少許"才能邁向幸福之路,一面在你眼底下繼續迫害人民。如此不合理之事居然還相信!是誰被人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

希望她只是在"扮大人"!(我都想兜巴星佢!)

至於Tungpo在留言說的那個拿了羅德學人的獎學金的中大女學生,(她好像是說香港人沒質素或沒準備好進行普選之類的)希望她只是不敢說出心底話(當然,不排除聰明人中也有不清不楚的傢伙...),要是這是真心話的話希望她在留學後面對大世界而另有領悟,要是到最後依然不變的話...這位同學我預祝你前途不可限量!